川端康成情話 川端康成的雪國為何能成很多人的斷背山?

2019-07-17 - 川端康成

看日本諾貝爾文學獎作家,為你描繪一幅美到極致,卻又痛到骨髓的,雪中之國。

你連指尖都泛出好看的顏色。——《雪國》

川端康成獲獎之后,人們對他毀譽褒貶,說什么的都有,但有一點不能忘卻的是他對美執拗的追求。就像這句情話,雖然沒有美到令人驚詫,卻是每個女孩子都愿意聽到,都愿意有人對她們訴說的。

川端康成情話

李安導演曾經說過一句很經典的話,“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那么對于每一個喜歡川端康成的人來說,每個人的心里,也都有一座雪國。

作者:川端康成

譯者:葉渭渠

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一位名叫島村的舞蹈藝術研究家,有著妻室兒女的中年男子,坐食遺產,無所事事,偶爾通過照片和文字資料研究、評論西洋舞蹈。他來到雪國的溫泉旅館,邂逅了藝妓駒子,并被她的清麗和單純所吸引,后來又兩度到雪國和駒子相會。

川端康成情話

而文章開頭,與島村相關的另一個女子——葉子在窗玻璃上的映像和流逝的暮景重合疊印的一段和接近尾聲處島村望銀河的一段最是令人印象深刻。那種典型的東方文學中不可言傳的飄渺美感實在令人感到炫目。

川端康成情話

川端總是用細膩清雅的筆觸行云流水幽雅質樸地展現那種細致微妙的感情,島村第二次去雪國時與葉子的照面,進而與駒子的交談,交談之中明顯能感覺到島村對葉子的傾慕,那心極細膩的駒子又怎么會察覺不出,又似發了瘋死的,幾次歇斯底里,然后又在一瞬間恢復了平靜,這是她留給我最深的印象,這個人物形象概括了極多類似的女孩。

葉子給島村一種悲涼感,她的聲音,她映在日暮中的臉,而隨后作者用倒敘的手法,回放了島村與駒子的第一次相遇,島村是極喜歡駒子給他的那種清新感的“姑娘給人的印象,是出奇的潔凈。使人覺得恐怕連腳丫縫都那么干凈”,但島村又并非喜歡這樣單調的純凈,那種純凈白中如果帶有一絲憂郁的藍才是真的俘獲人心。

于是葉子的出現怎么不讓他傾慕,在他第二次與駒子見面,駒子已是會無意識地流露出“風塵女子不拘形跡的樣子”,但他又是愛駒子那種近乎悲涼的美的,同時又懷念初次的那種潔凈感,于是葉子的出現恰是未操賤業的駒子和流落風塵日益哀傷駒子的結合。

而且葉子與島村的見面總是那么短促而且富有距離感,這樣的距離是剛好足夠產生一種朦朧愛慕的。特別是后來,在葉子最后與島村的見面上,她感情語氣的轉變之快簡直就是另一個駒子,也打消了此之前的錯誤認為。

駒子這個女孩的形象是很親切的,因為幾乎所有戀愛中的女孩都曾像她這樣。她有如此激越的感情,在她一次又一次探望島村的過程里,幾次的醉酒,幾次的微怒,幾次的爭吵,這樣的談話形式幾乎都是以島村的無言以對與她自言自語,時而憤怒想要宣泄心中的哀愁,確又在某個時刻清醒過來,正襟危坐象平日一樣溫和待人,這樣進行的。

駒子并非不知道自己的好,她的善良,她豐富的內心,她對島村的愛,她是的的確確幾欲釋放出壓抑的自我,要自私的讓島村給個明白回答,她是的確想有個人疼惜她的好的。那樣的壓抑呼之欲出,但總會被她自己抑制住。

她或許是聽到島村吞吐的聲音,她或許是又想起她的羞處----無論是她怎么樣從小竭力提高自身價值,寫日記,看小說苦練琴藝。都是無法抵擋現實的洪流,終于迫于生計出于對師傅的恩情從此賤業,她是覺得自己配不上的。

所以她的蛻變,是必然,卻是無奈的必然。

《雪國》結尾的時候,川端竟讓島村內心如此演繹“抬眼望去,銀河仿佛嘩啦一聲向他心坎上傾瀉下來”,那一刻我才恍然感悟《雪國》的真正魄力。而“抬頭仰望,滿天星斗,多得令人難以置信......這是一片清寒靜謐的和諧氣氛”。

我想他是確是愛著駒子,無論是從前的她或者是現在的她。

“駒子撞上一堵虛無的墻壁,那回聲,島村聽來如同雪花紛紛落在自己的心坎上”。也只有這樣的比喻才能講那種疼惜呈現到極致,讀到著,便就相信了,島村是的確愛著她的。看似無話應答的談話后面是他日益增長的愛戀。只是他的愛“徒然”,一種無能為力的現實感,將這樣一段愛戀化為最后銀河中滿滿的繁星。

展示出雪園雪夜的意境,顯得有些空寂的嫵媚。但在島村眼中何嘗不是迷茫,看到這“空寂的嫵媚”時,心中更是一種孤寂。

《雪國》中有許多這樣的描寫,寫出島村內心的彷徨和不知所措,而島村本人則是“憑借西方印刷品來寫關于西方舞蹈的文章”,終日“游手好閑,無所事事”,無理想與追求,放縱于虛幻。

川端的物哀事實上和傳統上的沾染了日本佛教的悲憫的《源氏物語》的源頭還是有一定背離或說發展的,他自己或許沒有意識到。

川端成長過程中所遭遇的孤獨的境遇,讓他常懷一顆悲哀之心,這與他的自身生存狀態有著密切的關系:十五歲時,生命中的最后一位,親人祖父也離去了,川端成了“天涯孤獨”。五位親人的相繼離去,給川端幼小的心靈造成了巨大傷害,人們戲稱他為“參加葬禮的名人”。

加之好友三島由紀夫的自殺,川端康成最終也選擇了走向死亡。也許在他們的心中,美和悲是密不可分的,走向人生的最深處后,會發現生死之間有大意義。在這個世界沒有找到自己的答案,無法得到解脫,所以他們選擇死亡。

在書里,川端康成以葉子之“死”和駒子之“狂”緩緩合上了《雪國》的帷幕。

川端借書中人的口說,“生存本身就是一種徒勞”。

日本確實是個奇怪的國家,他們可以將一件毫不起眼的事物變得美的一塌糊涂,但也能把一件美的事物糟蹋的不成模樣。唯美與怪異共存,菊花與刀并在,川端康成只是一個用文字創造優美的意境并讓讀者像喝過一盅日本清酒后甘心沉醉在他營造的世界中。

在白茫茫的雪原中我們跟隨一個叫島村的男人,兩個美麗的女子——葉子與駒子,風景迷人的小鎮有與大城市有著完全不同的淳樸氣息,典型的日本式的人情風俗,在閱讀中一次次的被那些景那些物那些人那些情牽引著帶領著激蕩著,甚至一度有著想在日本大雪紛飛的時節去一次日本的某個小鎮,沒準在那也能發生一段異國情調的戀情,就像雪國中的葉子與駒子。

這個世界如此復雜,是美是丑,取決于我們的眼睛。希望每個人都能看到人間有情,情中有美。所見之處,皆是雪國。

相關閱讀
  • 伊豆的舞女川端康成 《伊豆的舞女》與川端康成

    伊豆的舞女川端康成 《伊豆的舞女》與川端康成

    2019-07-17

    1926年1月至2月間,寫作時間長達8年之久的《伊豆的舞女》,發表在川端和橫光利一等人共同創辦的《文藝時代》雜志之上。自此,作為川端的成名作和早期代表作,它的盛名甚至超過了之后的唯美主義代表作《雪國》,而后者是川端康成在1968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被提到的三部小說之一。這是一段少年情事,在意外的邂逅與注定的離別之間:青年學生“我”在旅行途中結識流浪藝人一行。

  • 川端康成的名言 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賞析

    川端康成的名言 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賞析

    2019-07-17

    川端康成(18991972),日本文學界“泰斗級”人物,新感覺派作家、著名小說家,1968年以《雪國》、《古都》、《千只鶴》三部代表作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成為繼泰戈爾之后第二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亞洲人。他成功地將日本文學的傳統美與現代主義的多種藝術技巧完美地結合了起來,創造了獨特的“川端康成之美”。

  • 川端康成愛情語錄 關于川端康成的愛情的語錄

    川端康成愛情語錄 關于川端康成的愛情的語錄

    2019-07-17

    川端康成簡介:日本新感覺派作家,著名小說家。1899年6月14日生于大阪。幼年父母雙亡,其后姐姐和祖父母又陸續病故,他被稱為“參加葬禮的名人”。一生多旅行,心情苦悶憂郁,逐漸形成了感傷與孤獨的性格,這種內心的痛苦與悲哀成為后來川端康成文學的陰影很深的底色。在東京大學國文專業學習時,參與復刊《新思潮》(第6次)雜志。

  • 川端康成為什么自殺 【川端康成逝世45年】自殺 是宿命還是反抗?

    川端康成為什么自殺 【川端康成逝世45年】自殺 是宿命還是反抗?

    2019-07-17

    1972年的今天,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在神奈川縣逗子市的瑪麗娜公寓含煤氣管自殺身亡,未留下任何遺言。這似乎映照了他此前在《臨終之眼》一文中寫下的話mdash;mdash;quot;自殺而無遺書,是最好不過的了。無言的死,就是無限的活。quot;同年1月,川端康成在瑪麗娜公寓購置了一所房間作為自己的工作室,在此進行創作。

偷拍学校女厕小便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