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一多也許 聞一多《也許》鑒賞

2019-01-04 - 聞一多

1926年秋,聞一多只身離開家鄉湖南浠水,到上海吳淞國立政治大學任教。不久其妻子和女兒立瑛即患重病。聞一多得知后,又匆匆返回家鄉。但已經晚了,立瑛因病情嚴重,無法挽救,不幸夭亡。年輕的父親心情異常悲痛,寫下這首詩。

聞一多也許

這是一首感情深沉的葬歌,淋漓盡致地表達了生者告別死者的哀傷,哀惋而不悲慘,真摯而不夸飾。詩人沒有刻意渲染,而是平靜地娓娓道來,看似無章,實則有法,像是輕描淡寫,實則激情內蘊,讀來令人黯然銷魂。

聞一多也許

愛女的早夭對詩人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但是,詩人沒有嚎啕慟哭,而是將深深地悲痛埋進詩里去。父母對于子女的感情離不開一個“愛”字。小孩得病,晝啼夜哭,哭累了便昏然睡去,這是常有的現象,而這里的情況是,詩人借睡眠來安慰自己,愛女的早夭是“哭得太累”的緣故,又要睡一睡了。

聞一多也許

由此找到了詩歌構思的突破口,后面的詩句全都由此引出,整首詩的框架也就建構在“哭累要睡”這一點上,以下所謂的“叫夜鷹不要咳嗽”等句,均由此“睡”字而來。所以,這一“睡”字,可以說是全詩的詩眼,自上而下,一貫到底,使全詩的立意顯得十分清楚。

聞一多也許

正因為這“睡”字中暗藏和飽含著詩人對死者的安慰和愛撫,詩人特意為女兒制造了一個非常安靜的環境,在第一節中連用了三個“不要”,第二節中連用了兩個“不許”,第三節中連用了兩個“也許”,第四節中連用了兩個“讓”,這一切,都是為了使女兒能夠安然長眠,也都是與詩人的愛撫之情緊緊聯結在一起的。

其實,安葬好愛女之后,詩人未必聽到夜鷹咳嗽,輕微號叫,那是詩人的想象。但是這一連串的想象卻非常重要。因為該詩副題雖表為“葬歌”,卻沒有直接寫墳墓,而是通過小草、青松、陽光、清風等自然景物,以及夜鷹、青蛙、蝙蝠、蚯蚓等自然界小動物,從側面寫出了愛女的所葬之地,渲染和烘托了目的四周幽靜的環境氣氛。

這種環境氣氛的渲染烘托還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反照和折射出詩人當時的心情,正是軍閥割據、內戰頻仍的時代,政治、社會及其昏暗腐敗,詩人對此十分憤慨,感覺女兒雖然去世太早,但離開這個混濁的人世,日夜與夜鷹、蝙蝠等為伴倒也罷了,在松陰庇護下安睡,聽“蚯蚓翻泥”,聽小草的“根須吸水”,但也不失是一種美好的歸宿,總比聽那人世的咒罵聲要美妙一些。

這當然只是詩人意識的自我安慰,但也可以見出詩人對當時社會的厭惡,同時也反襯出愛女心靈的純潔無瑕。

二、問題探究

1.詩的題目是一個副詞“也許”,為什么不直接用“葬歌”?

詩人明明知道愛女此次是永世長眠,但他不愿意承認這個殘酷的事實。作為父親,他有著育兒常識,小孩生病哭鬧,常常哭著昏睡過去,所以,前兩個“也許”,他寧愿假想孩子,她是“哭得太累”的緣故,又要睡一睡了。整首詩的框架也就建構在“哭累要睡”這一點上,所以,這一“睡”字,可以說是全詩的詩眼,自上而下,一貫到底,使全詩的立意顯得十分清楚,女兒的離開對詩人來說是永遠的睡著了,用“也許”真切地表達了父母對痛失骨肉的難以言傳的悲痛。

2.詩人以怎樣的想象表達了對亡女的感情?

詩人特意為女兒制造了一個非常安靜的“睡眠”環境。表達了詩人對亡女深切的安危和愛撫。詩人從兩個方面寫“睡眠”環境。

①要去除影響睡眠的不利因素。在第一節連用三個“不要”,因為“夜鷹”“蛙”“蝙蝠”這些恐怖的叫聲和形象會影響到孩子的睡眠,詩人以制止的口氣讓它們安靜。第二節中連用了兩個“不許”,口氣更加重,不許陽光照射,清風吹拂,強光和風吹都會影響睡眠,最后干脆用一句警告語“無論誰都不能驚醒你”。

②創造有利于睡眠的環境,所以“撐一傘松蔭庇護你睡”,而松樹是常常種在墳墓前的樹木。取小孩睡覺需要搖籃曲的特點,用“也許”猜測孩子可能喜歡聽“蚯蚓翻泥”“草根吸水”。第三節中連用兩個“也許”,第四節中連用兩個“讓”字,這一切,都是為了使女兒能夠安然長眠,也都與詩人的愛撫之情緊緊地聯結在一起。

同時他用一句詩也間接表達了對黑暗社會的控訴,“也許你聽著般的音樂,/比那咒罵的人聲更美妙”,世上的生活是如此的痛苦,早夭也不失是一種美好的歸宿。真切地表現了身為人父對女兒血脈相連,難以割舍的悲哀和無奈。

三、語言品味

1.韻律特征

聞一多很重視音樂美。他認為,音樂美在詩中表現為音節、平仄、韻、雙聲、疊韻等,其中最主要的是節奏,詩所能激發情感,完全在它的節奏。此詩反復吟唱,句子整齊中有錯落,又不妨礙詩情的表達和語意的流暢,本來是十分困難的,而詩人卻處理得很好。其中除了第二節的語氣顯得比較堅決之外,其它三節幾乎都用了一種溫柔的輕輕的語氣寫成,如平時催眠的兒歌,讓愛女靜靜地“睡去”。

2.動詞錘煉

聞一多很重視煉字,擅長使用動詞。有些詩僅僅一兩個字,就把一節詩乃至整首詩寫活了,使詩倍增生命力。他總是尋求最恰當的字句去鮮明有力地表現詩的內容。第一節中寫“夜鷹不要咳嗽,/蛙不要號,蝙蝠不要飛”,“咳嗽”“號”“飛”都非常形象地寫出自然界生物的叫聲和行動特點。第二節中“不許陽光拔你的眼簾/不許清風刷上你的眉”,“拔”“刷”很形象地描繪出陽光刺眼,清風吹面的感覺。

相關閱讀
  • 聞一多趣事 聞一多:最后一次講演

    聞一多趣事 聞一多:最后一次講演

    2019-01-04

    69年艱苦創業,40年革故鼎新,無不印證一個道理:用共同理想凝聚民族意志,振奮億萬人民的愛國熱情和昂揚斗志,就沒有什么能阻擋我們實現偉大夢想。以中國精神激發中國力量,我們將在新征程上續寫新時代的壯麗史詩。今天我們推出愛國名篇《聞一多:最后一次講演》,祝福大家國慶快樂!祝福祖國繁榮昌盛!這幾天,大家曉得。

  • 聞一多的代表作 聞一多代表作《死水》原文及賞析

    聞一多的代表作 聞一多代表作《死水》原文及賞析

    2019-01-04

    《死水》采用了象征和反諷的藝術手法,全篇深刻揭露了北洋軍閥的黑暗統治,表現了作者與這個黑暗政府勢不兩立的決心。全詩共分五節,可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第一節),表達了詩人對quot;死水quot;一般的舊中國腐敗現實的激憤之情。詩的第一句quot;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quot;,有著深刻的寓意:它象征著當時那個處于軍閥混戰中的腐敗黑暗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舊中國。

  • 聞一多名言 聞一多夫人:被恨也深 被愛也真

    聞一多名言 聞一多夫人:被恨也深 被愛也真

    2019-01-04

    1921年底,即將從清華大學畢業、準備赴美留學的聞一多收到了父母的來信,知道父母又要催他回家結婚。盡管他曾多次據理力爭,可在那樣一個父權社會里顯然無濟于事。苦惱萬分的聞一多只能借詩抒發痛苦:“你看!又是一個新年好可怕的新年!張著牙戟齒巨的大嘴招呼你上前;你退既不能,進又白白地往死嘴里鉆!”就這樣,1922年的新年成了他生命中“最痛苦的一天”。

  • 聞一多死水 聞一多被殺細節披露 主兇解放后露餡判死刑(圖)

    聞一多死水 聞一多被殺細節披露 主兇解放后露餡判死刑(圖)

    2019-01-04

    在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檔案中,記者看到了蔡云旗案的完整卷宗,卷宗內的材料多已發黃,案卷材料記錄于各種小紙頭之上。當年的判決書載明,蔡云旗,男,42歲,反動軍官身份,富農出身,住鹽城縣南洋區蔡尖鄉。1937年參加國民黨,1938年任國軍排長、連長、營長,1941年任國軍少校團副、游擊大隊長、聯絡參謀。

偷拍学校女厕小便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