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突擊隊隊長 史建強:“雷神突擊隊”隊長

2019-08-27 - 雷神突擊隊

史建強,山西省沁縣人,1985年2月出生,2003年9月入伍,空軍少校軍銜,現任空降兵某特戰旅“雷神”突擊隊隊長。先后榮立二等功2次,被白俄羅斯國防部授予“特種兵一級勛章”,被原四總部評為“全軍優秀指揮軍官”,被空軍評為“優秀共產黨員”。

雷神突擊隊隊長

作為軍事訓練尖子,史建強同志憑借著過硬的軍事素質和吃苦耐勞的意志品質,克服重重矛盾問題,多次在國際賽場上奪得榮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爭了光,更用鋼鐵般的意志捍衛了軍人的神圣使命。

雷神突擊隊隊長

7月,海拔3000多米的某高原,雨像瓢泊似的打在“雷神”突擊隊員的臉上,帶來了陣陣寒意。經歷了兩天一夜拉練的他們,在疲憊不堪的狀態下投入最后的實兵對抗——被“藍軍”包圍,似乎敗局已定。

“唰!”就在“藍軍”指揮員上報情況時,一個身影如鬼魅般從草叢中閃出,將其控制;在其他“藍軍”官兵失神的剎那,又有數個迷彩身影閃出,沒過多久,“雷神”突擊隊就實現了“絕地反擊”。第一個身影,就是隊長史建強。

雷神突擊隊隊長

“只要有隊長在,就沒有完不成的任務。”提起史建強,桀驁不馴的突擊隊員們個個豎起大拇指。

要去就去空降兵

要當就當特種兵

身材精瘦,面若古銅,濃眉如劍。史建強話語不多,卻總能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高冷。在空降兵某特戰旅,熟悉史建強的人都知道,他性格內斂、平易近人,雖然現在已經是空軍少校軍銜,但大家還是習慣親切地稱呼他一聲“史隊長”。

雷神突擊隊隊長

入伍16年,史建強精通狙擊、特種射擊、武裝翼傘、摩托車特技、動力三角翼飛行等各種特戰技能,上天能駕機、下海能操舟,還能熟練操作國外幾十種輕武器裝備,同時在隊里擔負官兵飛刀、語言、爆破等課目訓練的教練。連續四年被空降兵部隊評為“雷神突擊隊”特級隊員,榮立個人二等功2次,是聞名全空降兵部隊的特戰精英。

每當新入隊的隊員要史建強介紹自己這些“光鮮”榮譽時,他都會笑一笑,一如既往的低調:這些都是“雷神”集體的功勞,好好努力你們也會有的。

2008年5月,“十五勇士”的驚人一跳,曾給史建強身心帶來極大的震撼。

“要去就去空降兵,要當就當特種兵。”這是他當初心底的誓言,更加堅定了他成為一名特戰尖兵的夢想。

身體素質出眾的史建強在大學期間就曾經多次在運動會上獲過獎,來到該單位后,面對人才濟濟的特種部隊,他更是魚入活水,如饑似渴地學習、請教,不斷完善自己。

為了闖過極限體能關,他每天堅持10公里負重越野,在原有負重的基礎上他還綁著沙袋,自我加壓,從不懈怠;扛舉130斤的圓木,在原地100米的距離上反復沖刺,一遍又一遍挑戰極限......

對特種兵來說,極限體能只是“入門證”,具備超常技能才有“資格證”。

“高跳低開”傘降課目實戰性強,但風險極高。史建強毫不畏懼,只要有機會就反復體驗,與傘訓骨干主動研究,摸索各種復雜條件下傘降訓練,終于練成了多種機型,多種傘型,多種高度的空中滲透能力,具備了在各種復雜條件下執行任務的能力。

隊員方彬有乘車射擊百發百中這一絕活,史建強就天天與方彬粘在一起,學習他的據槍方法,模仿他的射擊姿勢,一個半蹲姿據槍的動作每天就練了不下百次。

功夫不負有心人。兩年半的磨煉,本身素質就不錯的史建強又熟練掌握了狙擊、低空跳傘等各項技能,成為全團名副其實的全能手。在2011年的“野外實戰化訓練”考核中,他取得了干部組武裝五公里、攀登、極限體能、特種射擊等課目第一名的好成績。

咱“雷神”人

就要有一息尚存,戰斗不息這股勁

2012年4月,史建強上任“雷神”突擊隊隊長。從隊員到隊長,雖一字之隔,卻有千鈞重擔。“作為咱‘雷神’人,就要有一息尚存,戰斗不息這股勁!”這是史建強在訓練場上教育隊員們最多的一句話。

在隊里,隊員們無論生活還是訓練,全部要穿作戰靴,并且鞋帶不得外露;偵察訓練,裝具不能發出一點聲音;每次戰備拉練,背囊里連一枚針線、一塊刀片都不能少,要隨時做好上戰場的準備。

一次隊里組織綜合演練,面對牽引橫越、過障礙、穿繩橋、負重30公斤20公里奔襲等一個又一個艱難的訓練科目,讓有些隊員感覺幾乎沒有盡頭,痛苦不堪。

新隊員李錦龍衣服被鐵絲網掛破了,手腕磨破了,面露畏難情緒。史建強二話不說一個臥倒,“噌噌”向前爬去。一趟、兩趟、三趟……李錦龍受到強烈震撼,緊緊抓著史建強的裝具哭著說:“隊長,求你不要再爬了,我一定好好練!”說完,毫不猶豫地像隊長那樣向前爬去。

中白聯訓期間,突擊隊員張銘江由于動作不熟練,每次滑降突入房間的時間都比其他人要長,影響了整體成績,為此他甚至一度產生退出演習的想法。“一點挫折就退出,你這個樣不配當‘雷神’人!”在張銘江記憶中,這是史建強批評隊員最重的一句話。

每天的訓練結束后史建強主動為張銘江“加小灶”,分析存在問題,傳授自己的演習經驗。最后的正式演習中,張銘江不僅第一個突入房間,更是首發命中“恐怖份子”,為演習圓滿完成立下頭功。“沒有史隊長,就沒有我今天的榮譽。”后來的頒獎會上,佩戴三等功獎章的張銘江眼含熱淚,向隊長史建強敬了一個莊嚴的軍禮。

在“雷神”突擊隊,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偵察先鋒”張銘江、“狙擊能手”馬雷、“爆破專家”陳永年、“終極英雄”方彬、“攀登王”孫洪新……猛將手下無弱兵,在史建強的摔打磨礪下,“雷神”突擊隊所有隊員都具備了整建制遂行翼傘、低空傘等多種特種偵察能力。先后圓滿完成了同白俄羅斯、委內瑞拉等外軍的聯演聯訓,并代表空軍參加“礪刃—2013”全軍特種兵比武競賽,取得第三名的好成績。

現在我是你們的隊長

我的責任就是把你們每個人都帶到終點

2015年6月,在哈薩克斯坦卡拉干達州斯帕斯克訓練中心,兩年一屆的“金鷹—2015”國際特種兵競賽如期舉行。這次“雷神”突擊隊將與俄羅斯空降特種分隊、美國綠色貝雷帽等10支勁旅同臺競技。5天4夜需要完成30公里敵后武裝滲透行軍、偵察兵小道障礙與戰場救護等11項課目的競爭。

這是尖刀與尖刀的比拼,更是高手與高手的較量。作為這把尖刀的指揮員,史建強再次帶領隊員們向最高榮譽發起沖擊。這次競技靠的不僅僅是過硬的素質、強健的體魄,更有那頑強的斗志。

在2014年底史建強得知出國競賽的消息后,與剛出生的兒子相聚不到兩周便匆匆歸隊,帶隊參加選拔集訓。然而31歲的年齡,對一名特種兵來說,已經過了“黃金期”。常年高強度訓練讓他腰椎間盤突出、風濕病與關節炎成為陳疾。為了減輕疼痛,史建強每天趁著午睡偷著去衛生隊做理療,并時刻告誡自己不能因此而半途夭折。因為他深知,這場競賽,不僅關乎自己,更關乎國家和軍隊的榮譽!

鳳凰涅槃,雷神重生。在5個月近乎殘酷的淘汰篩選下,400多人的集訓隊最后只剩下出國13名隊員,史建強穩居上游,并最終成為中國特戰隊隊長。

6月29日,戰幕拉開。開幕式上,外國隊員們面對“又瘦又小”的“雷神”突擊隊員們,眼里寫滿了不屑。“實力就是我們最好的回應。”史建強鼓勵隊員們說:“是英雄是狗熊,比賽場上咱們比比看!”隊員們聽后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30公里敵后滲透行軍是不小的挑戰。”史建強回憶說。國內訓練是在夜里,而比賽當天主辦方臨時改成白天,按照出發順序,“雷神”突擊隊十一點左右出發,史建強按照體能強弱搭配將隊員分成三小隊,并通過對講機通話來相互鼓勵。

酷熱、干燥,無時無刻不困擾著“雷神”突擊隊員們。為了盡早到達,平均負重30公斤隊員們一路小跑,行進在沒膝雜草的無路山地中。當走到快一半時,鐘澤斌大小便失禁,身體極度虛弱,就要放棄,史建強拖著他的背囊,一步一步的挪,隊員鄭偉彬體力嚴重不支,說道:“隊長,如果我倒在路上,你一定要告訴我爸媽!

”史建強直接從后面扛起方彬的武器并說道。“有我在,你們所有人都不會倒在這里!”史建強的話語擲地有聲。當史建強和戰友們卯足勁沖向終點的時候,他笑了。從身旁的記者和武官豎起的大拇指中,他知道,這一場比賽,他們又勝了!

最終時間定格在6小時04分鐘,而包括美國、俄羅斯在內多個代表隊半途退出。各國觀察員、裁判以及媒體在終點熱烈鼓掌夸贊他們“你們中國軍人是真正的男人”。比武競賽結束后,史建強所帶的“雷神”突擊隊在競賽中取得8個單項第一、總成績位列所有外國參賽隊第一名的好成績,揚威國際。

談起自己的老搭檔,現任“雷神”教導員張紹斌語氣中滿是欽佩之情:“史隊長的血脈中永遠不缺戰斗精神和對于榮譽的渴望,他無時無刻都在用自身行動為隊員們樹立鮮明的旗幟,‘雷神’突擊隊因有了隊長而更加精彩。現在每名隊員的血液中都流淌戰斗不息的軍人血性,能有幸作為他的隊友和摯友,自己也感到無比的榮耀!”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練

史建強的威望,不僅源于他過硬的專業素質,更建立在他處處當先鋒打頭陣的表率作用上。“雷神”突擊隊作為 “精干、多能、靈活”的空降特種作戰力量,擔負著引導打擊、特種破襲、要點奪控、應急救援、斬首行動等多種任務。根據生理規律,30多歲的史建強身體素質已經開始不適應大強度、超負荷訓練任務,但作為隊長的從未敢有片刻松懈。

戰術訓練,他和新隊員一樣每天上百次撲倒在地,身上常常摔得青一塊紫一塊,胳膊、大腿上的數十個傷痕新傷壓著舊傷;山地越野,他會到最后面拽著落伍的隊員一起奔跑,不讓一人掉隊;寒風凜冽的泅渡訓練,他顧不上河水刺骨的冰冷,率先走入水中,帶著隊員“嗷嗷叫響”……“雷神”突擊隊教導員張紹斌用這樣一句話來形容他的搭檔:一年三百六十五,都是橫戈馬上行。

常年高強度的訓練,讓史建強始終保持著聞戰則喜的沖勁。今年3月,旅里組織“雷神”突擊隊整建制翼傘晝夜間跳傘。夜間翼傘跳傘,由于光線不足跳傘員視線受阻,加上翼傘滑翔速度快,稍微處理不好就會造成兩傘相插相碰、著陸偏離空降場,未知風險大。

按理說,跳傘數百次的他,完全有資格在地面指揮部隊跳傘,但受領任務時,他主動向領導要求:“我是‘雷神’隊長,我跳第一個。”在他的帶領下,隊員們克服重重困難,圓滿完成翼傘晝夜間跳傘任務,練就全天候翼傘空降滲透硬功。新隊員趙楠說:“只要隊長在前面,刀山火海我都敢跳。”

“隊長不僅自己練得狠,抓訓練也特別狠,遇到“偷工減料”的事,一點就著。”隊員張銘江至今心有余悸,一次旅里組織攀登考核,隊員們為了取得好成績,私下用粗繩取代了細繩。史建強知道后,先是讓隊員們背著麻繩3公里奔襲,等大家氣喘吁吁跑完后,又讓隊員進行800米武裝障礙。在大家累倒在終點后,他才黑著臉訓大家 :“作戰用什么繩子,訓練就要用什么繩子,下不為例!”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練”,這是史建強在訓練場上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在隊里,隊員們無論生活還是訓練,全部要穿作戰靴,并且鞋帶不得外露;偵察滲透訓練,裝具不能發出一點聲音;每次戰備拉練,背囊里連一枚針線、一塊刀片都不能少,隨時做好上戰場的準備。隊員安浪說:“平時多流汗,戰時才能少流血,隊長是真的為我們好。”

前不久,“雷神”突擊隊參加旅里在高原組織的綜合演練,中途大雨如注,加之高原缺氧、地形復雜,面對一個又一個艱難的課目,有的隊員建議部隊繞過規定的山地路線,直接抄捷徑的公路。

“下雨就不打仗了嗎?遇到困難就退縮了嗎?這不是我們‘雷神’!”史建強斬釘截鐵地說。他領著全隊官兵往大山深處撲去,在雨中強行軍30多公里,途中翻過三道懸崖,其間還穿插演練了山地攀登、伏擊捕俘、武裝奔襲等10多個課目。回到宿營區時,史建強身上掛了傷,血水雨水混在一起,即使這樣,當晚“雷神”的戰斗體能訓練也沒取消,隊員們在雨中訓練的喊殺聲沖破雨霧響徹云霄。

(本文綜合自:我們的天空、中國軍網、國防時空)

相關閱讀
  • 雷神突擊隊臂章圖片 圖為:雷神突擊隊臂章

    雷神突擊隊臂章圖片 圖為:雷神突擊隊臂章

    2019-08-27

    鄂北叢林,運輸機悄然飛臨目標上空。“跳!”指揮員一聲令下,身負各種突擊裝備的特戰隊員從機艙魚貫而出,躍入藍天。特遣分隊乘翼傘高空滲透秘密進入作戰地域,對“敵”情進行偵察;突擊分隊垂直空降到“敵”防御陣地,對重要目標進行突擊;動力飛行傘分隊迅速編隊升空,越點向“敵”指揮部發起連續攻擊這仿如好萊塢大片的鏡頭。

  • 雷神突擊隊在哪里 雷神突擊隊:“特中之特”作戰部隊

    雷神突擊隊在哪里 雷神突擊隊:“特中之特”作戰部隊

    2019-08-27

    導讀:作為尖刀上的刀尖,“雷神”突擊隊是一個特殊的集體。空降兵本身是軍委掌握的戰略拳頭力量,“雷神”突擊隊則是特種部隊中的特種部隊。建立“特中之特”的作戰部隊,就是在關鍵時刻、關鍵節點,給敵人致命一擊。雷神突擊隊“獵人”集訓圖余紅春《小康》中國小康網訊記者張玉榮通訊員蔣龍王雷2019年夏。

  • 北京京東公益基金會正式登記注冊

    北京京東公益基金會正式登記注冊

    2019-08-27

    2014年9月24日,北京市民政局正式審批通過了京東集團發起成立北京京東公益基金會(簡稱京東公益基金會)的注冊申請。這意味著一家以京東集團作為原始資金捐贈方、擁有獨立法人資格的非公募基金會正式成立了。京東公益基金會的成立,對剛剛上市不久的京東集團來說這是值得祝賀的,意味著在快速奔跑之路上京東集團布局全球化發展、攀越夢想高峰的同步奠基已經開始。

  • 雷神突擊隊在哪里 雷神突擊隊:“特中之特”作戰部隊

    雷神突擊隊在哪里 雷神突擊隊:“特中之特”作戰部隊

    2019-08-27

    導讀:作為尖刀上的刀尖,“雷神”突擊隊是一個特殊的集體。空降兵本身是軍委掌握的戰略拳頭力量,“雷神”突擊隊則是特種部隊中的特種部隊。建立“特中之特”的作戰部隊,就是在關鍵時刻、關鍵節點,給敵人致命一擊。雷神突擊隊“獵人”集訓圖余紅春《小康》中國小康網訊記者張玉榮通訊員蔣龍王雷2019年夏。

偷拍学校女厕小便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