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的名言 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賞析

2019-07-17 - 川端康成

川端康成(1899-1972), 日 本文學界“泰斗級”人物,新感覺派作家、著名小說家,1968年以《雪國》、《古都》、《千只鶴》三部代表作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成為繼泰戈爾之后第二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亞洲人。他成功地將日本文學的傳統美與現代主義的多種藝術技巧完美地結合了起來,創造了獨特的“川端康成之美”。

川端康成的名言

《伊豆的舞女》是川端康成根據自己1918年首次赴伊豆半島旅行的經歷和體驗寫成的。在1918年以后的10年間, 川端康成幾乎每年都要重游伊豆湯島。

如1919年秋天, 他“帶著擔憂會不會完全變成瘸子的腿病”訪伊豆湯島;1921年冬天, 他懷著初戀失敗的傷痛訪伊豆湯島;1924年晚秋初冬至1926年4 月, 大學畢業后的頭三年, 他大部分時間是在伊豆湯島度過的。川端在《少年》中寫道:“現在, 湯島已經成為我的第二故鄉。”他還說過:“可以說我是伊豆人了。”

川端康成的名言

川端康成之所以對伊豆如此迷戀, 不僅是因為那里有美麗的自然風光, 還因為那里有他美好的回憶。

迷人的伊豆風光

他在《少年》中回憶1918年伊豆之行時寫道:“對于我這個僅僅知道旅行情趣和大阪平原農村的人來說,伊豆的農村風光寬松了我的心,而且見到了舞女。”巡回藝人的好意溫暖了孤兒川端康成的心, 治愈了他心靈的創傷。以后“每逢遭到精神上的打擊”, 川端就會“逃到湯島” , 伊豆湯島儼然成了他的避難所。

川端康成的名言

《伊豆的舞女》從情節來說, 寫了20歲的舊制高中學生“我”因不能忍受孤兒氣質帶來的“令人窒息的憂郁”, 從而踏上了伊豆的旅程。旅途中遇到巡回演出藝人一行, 結識了其中名叫“薰子”的舞女。在短暫的旅行中, 我與藝人們真誠相待, 結下了真摯的友誼, 同時與舞女之間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感情。最后, 因旅費花光而在下田與藝人們分別, 并約定寒假在大島相聚。

川端康成的名言

《伊豆的舞女》電影劇照

“我”與舞女之間的感情發展是貫穿整個作品的一條主線, 然而《伊豆的舞女》又決不是“真正意味的戀愛小說。”舞女對“我”的感情, 既有少女情竇初開的成分, 也有因難得遇到象“我”這樣以親切、平等的態度對待她的人而感激的成分。而“我”對舞女的感情, 一方面是對其美貌及天真無邪的喜愛, 另一方面是對其好意的感激。

川端康成在《少年》里詳盡地回憶了他當時的心境:“我二十歲時, 同巡回演出藝人一起旅行的五、六天, 充滿了純潔的感情, 分別的時候, 我落淚了。這未必僅僅是我對舞女的感傷。就是現在, 我也以一種無聊的心情回憶起舞女,莫不是她情竇初開, 作為女人對我產生了淡淡的愛戀? 不過,我并不這樣認為。… … 別人對我這樣一個人表示好意時, 我就感激不盡了。”

由此可以看出, “我”與舞女之間產生的感情不是青年男女之間的一般戀情, 而是一種建筑在互相尊重人格、互相信賴基礎上的旅人之間的友情。

川端康成凝視電影《伊豆的舞女》女主角吉永小百合

小說自始至終都帶有一種淡淡的哀愁。首先, 巡回演出藝人的境遇令人同情, 其中舞女的遭遇更讓人感覺悲哀。十四歲的舞女, 因生活所迫加入巡回演出藝人的行列, 到處流浪, 被人視為玩物。其次, “我”之于舞女以及舞女之于“我”的感情也是半帶甘甜半帶苦澀的。“我”與舞女都沒有直抒胸臆, 只是通過拘謹的舉止、柔婉的表情進行著無言的感情交流。

從《伊豆的舞女》開始, 川端康成逐漸形成了自己的藝術風格, 成長為表現日本文學特質的作家。從宏觀上看, 川端的文學沒有明顯的斷層, 但從微觀上看, 其創作是有變化的。在《伊豆的舞女》之前發表的作品, 多數以描寫孤兒生活為主線, 有較重的自敘傾向, 反映了川端康成對已故親人的懷念和現實生活的失意、煩惱。

從《林金花的憂郁》、《招魂節一景》起, 川端已經開始把筆鋒從孤兒的哀傷轉向反映舊時代的女藝人的悲慘命運上, 把自己的關注、同情與悲哀都給予她們。而《伊豆的舞女》在完成這種內容風格、基本情調的轉變過程中起到了奠基的作用, 為構筑川端的第二次創作期(以受損害的下層少女——藝伎、女藝人、女侍者等為描寫對象的小說群)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伊豆的舞女拍攝現場,三浦友和與山口百惠對臺詞照片首次曝光!

山口百惠與三浦友和《伊豆的舞女》

小編的話:隨著小編與讀者們互動越來越多,粉絲們開始學會“點菜”了,哈哈。這幾天連續寫了幾篇介紹山口百惠與三浦友和合作的第一部電影《伊豆的舞女》的文章,居然有朋友私信我說想看小編連載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原著的《伊豆的舞女》,新春到來之際小編當然希望親愛的讀者們所有的事情都心想事成呀,那么今天就滿足這位朋友的愿望吧!今天大年初五接財神,也祝小編所有的讀者朋友新的一年財源廣進!

山口百惠《伊豆的舞女》

(接上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第五集)她還反復地問身旁的女人:“這碎白花紋布衣,同民次的是一模一樣的。瞧,對吧,花紋是不是一樣呢?”然后,她對我說:“我在老家還有一個上學的孩子,現在想起來了,你這身衣服的花紋,同我孩子那身碎白花紋是一模一樣的,最近藏青碎白花紋布好貴,真難為我們啊。”“他上什么學校?”“上普通小學五年級。”“噢,上普通小學五年級,太……”

山口百惠《伊豆的舞女》

“是上甲府的學校,我長年住在大島,老家是山梨縣的甲府。”小憩一小時之后,漢子帶我(三浦友和飾)到了另一家溫泉旅館。這以前,我只想著要同藝人們同住在一家小客店里。我們從大街往下走過百來米的碎石路和石臺階,渡過小河邊公共浴場旁的一座橋,橋那邊就是溫泉旅館的庭院。我在旅館的室內浴池洗澡,漢子跟著進來了,他說他快二十四歲了,妻子兩次懷孕,不是流產,就是早產,胎兒都死了。

山口百惠《伊豆的舞女》

他穿著印有長岡溫泉字號的和服短外褂,起先我以為他是長岡人,從長相和言談來看,他是相當有知識的。我想,他要么是出于好奇,要么是迷上了賣藝的姑娘,才幫忙拿行李跟著來的。洗完澡,我馬上吃午飯。早晨八點離開湯島,這會兒還不到下午三點。

漢子臨回去時,從庭院里抬頭望著我,同我寒暄了一番。“請拿這個買點柿子嘗嘗吧!從二樓扔下去,有點失禮了。”我說罷,把一小包錢扔了下去,漢子謝絕了,想要走過去,但紙包卻已落在庭院里,他又回頭撿了起來。

小編送福利

“這樣不行啊。”他說著把紙包拋了上來,落在茅屋頂上,我又一次扔下去,他就拿走了。黃昏時分,下了一場暴雨,巍巍群山染上了一層白花花的顏色,遠近層次已分不清了,前面的小河,眼看著變得渾濁,成為黃湯了,流水聲更響了。

這么大的雨,舞女們恐怕不會來演出了吧,我心里這么想,可還是坐立不安,一次又一次地到浴池去洗澡。房間里昏昏沉沉的,同鄰室相隔的隔扇門上,開了一個四方形的洞,門框上吊著一盞電燈,兩個房間共用一盞燈。

三浦友和《伊豆的舞女》

暴雨聲中,遠處隱約傳來了咚咚的鼓聲(山口百惠飾演小舞女),我幾乎要把擋雨板抓破似地打開了它,把身子探了出去。鼓聲迫近了,風雨敲打著我的頭,我閉目聆聽,想弄清那鼓聲是從什么地方傳來,又是怎樣傳來的。良久,又傳來了三弦琴聲,還有女人的尖叫聲、嬉鬧的歡笑聲。我明白了,藝人們被召到小客店對面的飯館,在宴會上演出(下圖為山口百惠與三浦友和對臺詞現場珍貴照片)。

山口百惠與三浦友和對臺詞

可以辨出兩三個女人的聲音和三、四個男人的聲音,我期待著那邊結束之后,她們會到這邊來。但是,那邊的宴席熱鬧非凡,看來要一直鬧騰下去,女人刺耳的尖叫聲像一道道閃電,不時地劃破黑暗的夜空,我心情緊張,一直敞開門扉,惘然呆坐著,每次聽見鼓聲,心胸就豁然開朗。(第五集,待續)

相關閱讀
  • 古都川端康成 川端康成在戰后的深層反思

    古都川端康成 川端康成在戰后的深層反思

    2019-07-17

    川端康成戰后初期的短篇小說《重逢》是一篇內涵豐富,主題深刻的作品。小說通過一個個交錯穿插而又貫穿首尾的對比結構,表達了對傳統的回歸、對新生的憧憬、對戰爭的反思和對和平的祈望,同時還描寫了戰后日本的種種世風,流露出對傳統淪喪的不滿和憂慮。作者簡介周閱,北京語言大學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是中日文學與文化關系、日本中國學。

  • 川端康成情話 川端康成的雪國為何能成很多人的斷背山?

    川端康成情話 川端康成的雪國為何能成很多人的斷背山?

    2019-07-17

    看日本諾貝爾文學獎作家,為你描繪一幅美到極致,卻又痛到骨髓的,雪中之國。你連指尖都泛出好看的顏色。《雪國》川端康成獲獎之后,人們對他毀譽褒貶,說什么的都有,但有一點不能忘卻的是他對美執拗的追求。就像這句情話,雖然沒有美到令人驚詫,卻是每個女孩子都愿意聽到,都愿意有人對她們訴說的。李安導演曾經說過一句很經典的話。

  • 川端康成名句 迷蒙中的淡淡憂傷——川端康成《古都》(初)

    川端康成名句 迷蒙中的淡淡憂傷——川端康成《古都》(初)

    2019-07-17

    今天介紹的古都雖然不是川端康成最著名的作品,但這部作品的美感卻也是絲毫不遜其他。川端康成的作品有一種獨特的迷蒙的憂傷,與三島由紀夫不同,他的作品并不外炫,更為恬靜,這種感情即非明確的哀愁,也非直白的、明快的、撕心裂肺的強烈悲憤,淡淡暈染在周圍的環境中。這種感覺的由來在于川端康成在寫作時經常采用一種在繪畫中更加常用的技法。

  • 伊豆的舞女川端康成 《伊豆的舞女》與川端康成

    伊豆的舞女川端康成 《伊豆的舞女》與川端康成

    2019-07-17

    1926年1月至2月間,寫作時間長達8年之久的《伊豆的舞女》,發表在川端和橫光利一等人共同創辦的《文藝時代》雜志之上。自此,作為川端的成名作和早期代表作,它的盛名甚至超過了之后的唯美主義代表作《雪國》,而后者是川端康成在1968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被提到的三部小說之一。這是一段少年情事,在意外的邂逅與注定的離別之間:青年學生“我”在旅行途中結識流浪藝人一行。

偷拍学校女厕小便视频在线